【藝術至上】與電影攝影師 Steph Verschuren 的專訪

Steph Verschuren 在他的 InstagramTikTok 上累積了大量粉絲,這是因為他的照片有引人注目的效果和獨特的風格,他的每一次拍攝似乎都在挑戰極限。

今天,這位來自安大略的攝影師與我們分享了他對新晉攝影師的建議、他為什麼選擇菲林而不是數碼拍攝,以及他在最新項目「The Pitch」中親自實現自己願景的原因。

Photo by Steph Verschuren

歡迎來到 Lomography Magazine!請先自我介紹。

我叫 Steph,是一名來自加拿大的攝影師和創作者,我喜歡拍攝能反映我自身能量的事物。

Photos by Steph Verschuren

你是怎麽開始菲林攝影的?

有個朋友告訴我「你會厭倦數碼攝影的」,然而,第二天我就厭倦了;我厭倦了在 Lightroom 中復制菲林的美感,也厭倦了處理 1000 多張照片。我想改變一下,讓一天拍攝的照片好壞比例更合理。

Photos by Steph Verschuren

為什麽要在數碼的時代選擇拍菲林照片?

你可以說,它能讓你成為更好的攝影師。Pentax MX 是我最喜歡的相機之一,它是全機械式的,因此你需要對光圈、快門速度、ISO、測光表等有深的了解才能使用它。它也是一部不容錯誤的相機,因為在後期制作中沒有提供原始文件 — 如果圖像曝光過度,那就是曝光過度,我沒有能力去修正這個錯誤。毫無疑問,這部相機讓我的拍攝技術更上一層樓。

Photo by Steph Verschuren

你以前用過 Lomography 的菲林嗎?

只用過 Color Negative 800 120 菲林,我用它試拍了我的朋友 Jimi。我是這卷菲林的粉絲 — 我喜歡它邊緣的編碼。

Photo by Steph Verschuren on Lomo 800 120 film

你有最喜歡的菲林照片嗎?

不,我沒有最喜歡的照片。這是我在 2016 年拍攝的第一張菲林,是和我的朋友 Ruqqaya 一起拍攝的。雖然這只是一次測試拍攝,但我一直很喜歡這張照片。

Photo by Steph Verschuren

現在很多攝影師都必須活躍在社交媒體上才能被人看到。你如何在你的眾多粉絲、網上人們想看到的東西和你個人的藝術構想之間取得平衡?

我用藝術化的方式進行營銷,這是一種更有趣的手法。由於社交媒體上的過度飽和以及重覆的趨勢,我認為營銷會給藝術家們帶來不良的影響,但是,社交媒體是新時代的一種上門推銷,如果你想讓你的業務增長,你就需要使用它推銷。

我知道網上的人們想要學習知識,而知識是一種禮物 — 如果我能滿足他們的興趣,同時以藝術的方式分享我的藝術,那就是雙贏。

我覺得,社交媒體並不是讓自己走出去的唯一途徑。我個人很喜歡社交媒體,因為它讓我更接近獨立創作,而不是依賴品牌和公司雇傭我為他們拍攝照片。

Photo by Steph Verschuren

請告訴我們你是如何構思拍攝的。

由於每次的拍攝都不一樣,當我在創作我熱衷的東西時,想法來得特別快和清晰,這也導致了最困難的任務:想出最好的辦法把這些想法傳達給合作者們。

一旦通過了演示文稿和電話審核,我便會在腦海中糾結好幾個小時,想好要實現的目標後,就可以開始拍攝了。我會盡量在現場給自己留出空間,讓自己在做任何事情時都能享受其中的樂趣,並相信自己的控制能力有限。

Photo by Steph Verschuren

對於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新晉攝影師,你有什麽建議嗎?

有抱負的攝影師們,在找到自己的風格和技藝之前,不要推銷自己。藝術為先,事業為後。

Photo by Steph Verschuren

你是否有即將開展的項目或拍攝計劃,可以與我們分享嗎?

我目前正在進行一個名為「The Pitch」的個人項目。這是一系列的紀錄片和攝影作品,內容是將 Tricking(一種小眾運動)與奢侈運動品牌結合的攝影作品。

過去我曾多次與運動品牌合作,但都沒有成功。這次「The Pitch」是我親手實現自己的願景的項目。


如果你有興趣了解 Steph 和他的作品,請查看他的 InstagramTikTok ,以及 YouTube 頻道

written by eloffreno on 2024-05-15 in #people #videos

Lomography Color Negative 800 (120)

ISO 400 的菲林滿足不到你?有了 Lomography Color Negative 120 ISO 800 彩色負片,在低光環境下,依然能拍出色彩豐富、曝光充足的影象!

更多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