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zval 80.5 鏡頭】翻開斜槓音樂宣傳人 Goo 的 #野菌工作記事本,細說「打雜」日常的瑣事

因為 FYP 的關係,Goo 成為了小編大學生涯中第一位正式的受訪者,結果很感恩地在生活裡又遇到多一個溫暖且有趣的靈魂。那些透過高深莫測的串流機制傳遞過來的旋律與歌聲,除了一位位光鮮亮麗的藝人努力之外,還有更多人在為本地樂壇這個龐大產業日以繼夜地默默付出。說著自己像一名「打雜」,她惜才、盡職、在染缸般的世界裡擇善固執,當然還保有一顆年輕的心勇往直前,這些都是小編心目中的 Goo,藉著 Goo 分享她的 Petzval 80.5 鏡頭 作品,一起翻開 #野菌工作記事本,繼續那聊不完的天吧!

©Goo | Lens: Petzval 80.5 鏡頭

Slash Goo

Hello 我是一個自由身斜槓工作者,最主要工作是音樂宣傳(最近努力中的包括:六人女子樂團 FIESTER 、造星 3 男歌手 李浩軒 Will Lee 、音樂人 潘釗彤 等等),而所負責的宣傳範疇有:電台、Online、平面(即雜誌和報章)及 TV 的都會涉獵,當我是宣傳人員身份是主要稱呼叫做 Goo。

副業是攝影學徒,而攝影和文字寫作時的名稱會是 Phoenixgoo(我未有勇氣公告自己是攝影師,雖然 IG 分類選了攝影師,但因為沒有音樂宣傳下就選了攝影師 =.=lll )。近期開始重拾了一件文字工作的事情,就是開了一個以菲林相加文字去紀錄不同界別的人物對話,同時好榮幸文章會在 LINE TODAY 刊出;然後期望六月時可以再新增另一個平台的文字寫作分享。

最近在頒獎禮,見到很喜歡的 SENZA 樂團,其中一位成員 Miri 送了他們的《捉賊記》派台碟給我,很喜歡他們一直努力做著熱愛的事,很有火也很值得支持,他們首張專輯《𝘾𝙞𝙧𝙘𝙡𝙚 𝙤𝙛 𝙁𝙞𝙛𝙩𝙝𝙨》仍然接受預售,大家也可以支持哦!

#野菌工作記事本

    #野菌工作記事本 是 Goo Instagram 的其中一個 Hashtag, 裡面超過一千個貼文記載了她這些年來工作的大小事。一個行業有安於現狀的人,也有默默提升自己的人,而 Goo 絕對屬於後者,勇於接受挑戰,也不斷額外學習其他技能,達至盡善盡美。一起看看 #野菌工作記事本 的不同 Chapter:
  • 宣傳

首要是宣傳前期要做的了解歌手的作品,再夾好歌曲派台和音樂平台上架日子(因為不少作品是會分兩個日子作派台和音樂平台上架的),然後就依據日子有條理地去編排適合歌手的訪問,去宣傳他們的作品。

2021 年開始我接了一個新的宣傳企劃,就是女聲 潘釗彤 Chiutung ,她第二首派台作品《乖乖》,很喜歡釗彤的聲線和性格,也非常開心可以在電台的榜單上見到《乖乖》,而釗彤是我第一位用 Petzval 80.5 鏡頭 攝下的歌手,所以也很值得紀念!
  • 音樂平台上架

我也會接受一些客戶只是需要協助歌曲上架需不用宣傳安排的服務。

而近期最開心是協助了馬天佑和張新悅重新編曲、合唱的《一不小心》上架,因為在這首歌上架前要處理的程序是比一首新歌繁複少少,整個過程我都學習到不少知識,非常感謝為我解答不少處理上難題的朋友。

  • 攝影

我跟宣傳通告時候自己都會帶備相機,去攝下不同的影像,再整理好便會給歌手和 Management 於訪問刊出時可以帶多少少花絮可以 Post 到 Social Media,因為我覺得歌手的 Social Media 也是很重要的一環,加上我真的好喜歡捕捉不同時刻,所以自己加多一個技能。

攝影的技能,讓我可以到不同演唱會、展覽、活動擔任大會攝影之一,每次完成後,我對擁有這一系列的攝影機會感到滿滿的感動,特別是影到一個可能大家都忽略了的畫面時,我真的可以開心好長時間。可以去到不同場合參與,這一點真的真的要多謝我的師傅 William Ward,我認識他時都沒想過要跟他攝影,是突然間我問師傅可不可以跟隨他去影演唱會,就這樣開始了。

除了女生,我也有和男歌手合作,而這一位叫 何家銘 Tomy (我會稱他做:大佬)因為他總是像一個和善大哥哥,不少人都跟我說要介紹他,他是 SUNSET OR RISE 吉他男主音或「樂壇已死」合唱團之一,不過我相信很快大家會記得他是唱作音樂人 – 何家銘 TOMY,2021 年他第一首推出作品《生存模式研究所》,六月會有新歌加 Online Show, 我到時都應該會帶 Petzval 80.5 鏡頭 拍下大佬唱歌、拍 MV 的 Behind the scene : )
  • 訪談

至於歌手訪談是 2020 年底偶然機會和一個很有心而且創作美麗的 Online Media 合作了一個欄目 #MINDDEFINE ,被訪嘉賓是由團隊的眾人敲定,然後我會因應被訪者去構思問題,不過我完成手上已約好訪問,會先暫停和 MINDLY 的友善團隊合作,因為我還開發自己一個好想重拾的技能:訪問和用文字去發表,於是我在四月開了一個新的 IG: pg_film_teller

我一到電台工作時,總想找一些願意做我 Model 的朋友快速影一輯相,手上有 Petzval 80.5 鏡頭 當然要找朋友 歪歪 試影啦!

又哭又笑地「打雜」

我通常會形容要在幕前的才是前線,因為他們要準備的是比大家想像的多很多,而我都幾喜歡當自己是「打雜」,因為我都是在後方守護和聆聽他們的說話對答,作出不少溫馨提示,所以 FIESTER 是會叫我做媽媽 XD。

其實做每一個崗位都有挫折,我本身是樂觀悲觀混合品種,所以當我遇挫折是真的會大哭,然後會躲起來,隔了數天就會繃繃跳繼續衝,因為我太喜歡目前所做的事情,所以有什麼困難,我都是會盡自己力量尋求排解方法。

由 2019 年尾開始合作,我和由六位女生組成的 FIESTER (是全大寫)經歷了不少樂隊第一次。和她們一直努力,宣傳過五首作品,跑了不少宣傳通告,也和她們到了頒獎禮現場,未來我只希望 FIESTER 越來越多人留意到她們的努力。她們最近最新作品 都可以在 YouTube 上看 MV 了,這六位女生叫我做媽媽,我不知自己是否稱職,但很想她們可以快樂地達到她們的夢想:到不同舞台演出!

「廣東歌已死」?

因為單單 2021 年初派歌數量都很密集,《樂壇已死》《狂人日記》《留下來的人》《無覓》《一人之境》《虛擬人與我》《沒什麼》⋯⋯更多更多出色的廣東歌作品,就連台灣八三夭的大熱作品《想見你 想見你 想見你》也有廣東話版本,我始終堅信廣東歌不會死。

©Goo | Lens: Petzval 80.5 鏡頭

Petzval 80.5 拍攝日常

Yeah 終於可以分享用 Petzval 80.5 鏡頭 的喜悅!我影了一些一起工作的人物、頒獎禮、日常生活亂到的事物,獲得鏡頭的第一日因不想外出,於是躲在家影我家的書櫃(我好鍾意間中影家中書櫃,對它有點迷戀。)

Goo 的 Petzval 80.5 鏡頭 首作!

當工作遇上手動鏡頭:「等等我對好焦」

起初真的有點迷惘,然後都要提被攝的人物要有耐性,「等等我對好焦」,不過我又覺得相片失焦也不是很壞,因為也有另一種感覺,而我很喜歡 Petzval 80.5 鏡頭 的濾鏡所帶來的旋轉背景效果。

重要的事要講三次:喜歡 Petzval 80.5 鏡頭 !

喜歡!喜歡和喜歡(重要的事要講三次),其實一直都想擁有,想不到終於可以獲得,真的好開心,而且鏡頭一到手,即使要帶著大機外出,也會袋住不停地攝下目到的風景、工作時的狀況、和朋友慶祝紀念日的美食 XD。

早前我和朋友慶祝紀念日,去了一間在灣仔的餐廳,很喜歡他們的碟,於是又忍不住攝下來留念。

幕後的價值

如果揀一張⋯⋯ 好難呢,因為每一張都好喜歡,若真的要選擇;我會選在頒獎禮偷影 Cameraman 的相片,因為我一直都有個怪怪習慣,就是很喜歡偷影工作人員和 Cameraman,因為我一直覺得大家都會較專注欣賞台上、幕前的人,而幕後的人可能大家見不到,可是他們的努力和所需的力量不比幕前人少。所以我會選擇這一張相片,讓更多人看到背後重要的人。

很想大家看到幕前的心血,也希望大家注意背後努力中的每一位。

「拿花灑洗禮」——最喜歡的廣東歌

我會選擇古巨基的《花灑》,因為很喜歡曲和詞(當然也極愛演唱的歌手啦 XD)。我都希望藉著這次機會想和大家說的是在一個較壞的時候,不要只放大負面的想法,因為我們都是需要一直向前,請相信廣東歌不會死,不死是因為有你們的支持,也希望廣東歌可以在這時候都能給予大家能量,我很喜歡《花灑》以下一段歌詞:

何必要做奴隸
無需要為失去了的執迷
輪流涼或暖像四季
做人做過世
漫長年月有路軌
人總想擁有東西
要是代價高
越令心中牽繫
擔憂要是無謂
拿花灑洗禮

祝願每一位健康(這時期非常重要)和平安!

©Goo | Lens: Petzval 80.5 鏡頭

後記

透過洋洋灑灑的文字與 Goo 交流,不由地重新反思廣東歌在香港的每個一朝一夕。多少幕前幕後的人在即使日漸式微的產業下依然堅持,才捱過「廣東歌已死」的質疑,去到今天歌壇新血百花齊放的盛況。這份榮耀與喜悅,希望各位聽眾也能一一細味。謝謝 Goo 的分享,歡迎大家到 Instagram 繼續關注一位音樂工作者的「打雜」日常。最後,廣東歌不死,因為有你有我 :)

written by jasminenuck on 2021-05-31 in #gear #people

更多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