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2020 近視美學 栽種者植物近觀指南

2

植物於擁有者,是比貓更擅於冷戰的寵物,永遠要求主人喂,主人哄,反應僅是:我健康、我餓、我病、我要死了,死了。

曾幾何時,每隔半年必到訪花墟一趟,為家中垂死的殺蚊用盆栽尋代替品,而蚊,卻沒有印象死了幾隻。後來殺手當久了,習慣面對長歪甚至長眠的狀況,呵護備至的霎眼間面目全非,放養不顧的卻悄然成長。來了又去的窗前風景不斷,植物增加數量與記憶力成反比,便是開始植物紀錄之時。

魚骨令箭

栽種者自白:是治癒 也是毒

如果洗碗是抒壓,澆灌植物算是另類享受。雖則有部份行為於外界眼中,毒得很,如:與植物對話、不斷重覆撫摸植物,嚴重程度更會帶植物出街曬太陽、趕回家為淋水等等。而本人驚覺自己很毒,是自己澆灌後會傾聽水穿過鋪面石與介質的潺潺流水聲,回想也覺治癒。

彎彎曲曲樹與木質化布紋球

植物圖鑑?單純拍攝植物而已

高濕度的香港,本來已非某些植物生長的最佳地方,極端例子來說,暴曬於太陽底下兩小時,已足以令番杏科的生石花死亡。持續告別植物,加上發現它們變化多端的形態實在難以用「高咗」/「肥咗」便能足以描述。正因如此,躺家日子決定不再慵懶,安排家中各生物拍個獨照。

麒麟果、玉乳柱、彎彎曲曲樹、朝霧閣、白龍骨 (帝錦)、徒長後畸形仙人球、墨西哥鐵樹苗、猴尾柱

近視也可以成為一種美學

種植牽涉泥土、濕度、溫度、水量、日照等課題,經歷數次易手,往往帶點瑕疵,加上傷口一旦出現便無法恢復原狀。種種因素底下,無瑕且壽命長的植物更是彌足珍貴。

無近視 VS 200 度近視 銀之太鼓

曾揚言不解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的魅力,因個人偏好超銳利畫面,亦不帶任何優雅體質,無能駕馭起夢幻的柔焦效果。恰巧這次拍攝對像是千瘡百孔的我家植物(先利申有保存甚好的),套上鏡頭自動抹走瑕疵,創造亦真亦夢的模糊視覺。不過對於 f/2.9 最大光圈片實在難以對焦,視力不佳建議選用 f/4 或更小的光圈片拍攝。

f/4.8 光圈片 及 f/2.9 光圈片下的木質化布紋球

「抱歉我又撞跌了植物」日常

禮拜日是植物日,基本日常是澆灌、入盆,摸植物、曬太陽、聊天、拍照、看書。聽起來很空閒,不過進入植物界還有一個要求:需要強大心臟。剛才聽似簡單的操作,未包括用以點綴的驚喜環節,小插曲包括從二樓露台掉下小樹(幸好一手捉住)、一掃幾盆桌上塊根、擔當醫生進作植物手術等等,刺激度滿分。

搬至中環的植物店 Green Egg Store
上月剛死裡逃生的圓葉山烏龜

非專業植物推介

驀產生濃厚興趣,印象是於網上看到大葉山烏龜的照片。不時留連各店盯著異形種們,一開始挑選總是外觀先決,花多眼亂是基本。但隨著當殺手的次數增加,便會慢慢收起任性,翻翻指南、買寫真、留連植物店交流植物近況,逐漸養成完美主義挑剔一切的習慣,不亂灑金錢,不過份囤積。

位於大埔的植物店 𝔹𝕠𝕥𝕒𝕟𝕚𝕔 𝕌𝕟𝕚𝕠𝕟

言歸正傳,從推介者角度出發,通常會先建議考慮:放於什麼地方?偏好的噴水頻密次數?普遍來說,喜歡不時噴水且擺放室內會推介觀葉;長期忘記澆水處棄養狀態的,仙人掌會較適合;若然外觀先決,勢要反其道而行,將需要大量日照的植物放室內的話,先買燈再說。久而久之,植人們又會添置植物盆、水壺、泥、剷土器,齊備一套植人套裝,陷入無底深潭。

玉乳柱

結語

攝影窮三代,植物坑同樣深不見底,細閱本文後,奉勸大家此坑要及早入,切記沉迷,將植物傳給下一代。

written by keepyourselfinblue on 2020-09-04 in #gear #culture

Daguerreotype Achromat 2.9/64 Art Lens

Lomography 重新打造 1839 年、世上第一支光學鏡頭 -Daguerreotype Achromat ,能配合現代攝影器材使用,既可拍攝銳利成像,又可以透光柔焦的角度看世界。備有 Canon EF 、 Nikon F 及 Pentax K 接環版本選擇,只要加上轉接環,更可用於不同數碼及菲林相機。

2 個留言

  1. desi-ree
    desi-ree ·

    nice photos!

  2. keepyourselfinblue
    keepyourselfinblue ·

    @desi-ree Thanks!!

更多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