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moinstant_hk
已經成為會員了? 登入 | Lomography 新手 登記 | Lab | 目前所在網站:

與 Petzval 鏡頭收藏家 Geoffrey Berliner 訪談

Geoffrey Berliner 是紐約市的 Penumbra Foundation and the Center for Alternative Photography 中的傑出負責人。他擁有超過 2000 支復古 Petzval 鏡頭收藏,今天有幸能採訪到他,讓他談談為什麼這些鏡頭對他而言有這麼重要的意義。現在我們就一起來看看這位真正的 Petzval 先驅吧!

A Portrait of Geoffrey Berliner shot with the Lomography x Zenit New Petzval Lens – © Coco Alexander

一開始你是如何發現 Petzval 攝影的呢?

我在跳蚤市場買下我的第一顆 Petzval 人像鏡頭, C.C. Harrison,那是在1990 年代。同時,我對於數碼攝影的限制感到失望,並正在探索大片幅的底片攝影。我想到一個點子,那就是使用早期光學的浪漫,我也對於這些老鏡頭在現在底片上會如何表現感到興趣。我對於這些非比尋常的光學品質感到驚訝,尤其是那些焦距外的部分。 這些焦距外的部分在日文裡有一個廣為人知的名稱「Bokeh」,也就是「散景」。所有的鏡頭都有散景,但每一個鏡頭所能製造的散景也大不相同,主要是受到光學設計的影響,以及鏡頭是如何被使用,特別是景深的部分。 我注意到 Petzval 的第一件事,便是它的散景非常特別,看起來似乎是旋渦狀的。這引起了我更深入瞭解這個鏡頭的慾望。這些來自上個時代的經驗,促使我急於知道更多 19 世紀光學攝影的歷史。

大約在那時候,有一個朋友介紹我位於紐約的 Center for Alternative Photography ,在那裡我首次參加了濕版攝影的工作坊,我們製作了錫版。課堂中,所有相機都配著 Petzval 人像鏡頭,所以我們將這些早期光學配置在為他們所設計的相機之上。這些結果讓人滿意極了,並持續我對於早期攝影的學習和興趣,也激勵我持續分享熱情。不久後,我就開始學習其他的早期沖洗方式。這份對於沖洗熱情,讓我想要把我的興趣分享給更多人,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加入 Center for Alternative Photography 的行政工作,到了最後成為負責人。

為什麼你如此享受 Petzval 攝影呢?

在我所有拍攝過的鏡頭中,包含現代和古董鏡頭, Petzval 總是名列我最喜歡的第一名。這個萬用的鏡頭是由兩個原因所設計:讓曝光時間縮短並提供更銳利的影像。 Josef Petzval 成功了,在那個時代,這顆嶄新的鏡頭的確比同期的其他流行鏡頭更快、更銳利,例如 Chevalier Achromat,它比較慢,且唯有在小光圈時才能達到銳利的影像。但是 Petzval 快又銳利,極致銳利。儘管在現代標準之下檢視,它的格式並不是那麼完美,而像差也讓 Petzval 離完美更遠了一步,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在 19 世紀只提供特定的相機使用。因為光學工程師設計出像差,而現代鏡頭也有同樣的表現,許多現代攝影師在尋找那些提供不同表現的鏡頭,並開始回頭比較那些早期、未修正的鏡頭。第一批會被關注的鏡頭,其中之一便是 Petzval 人像鏡頭。因為他的獨特像差,正是藝術或是攝影表現力展現的最佳拍檔。此外,當代攝影師使用 19 世紀的鏡頭,當然也會想要用那最原始、真實的沖洗方法,特別是銀板(Daguerreotypes)和錫版(tintypes)。

Petzval 不僅萬用,也具備多樣性,有多種使用方法。其中最著名的特色便是 Petzval Portrait 鏡頭的曲率範圍。中心是整顆鏡頭最平坦和銳利的部分,而超出曲率範圍之外的影像則會呈現失焦的狀況。當你使用特定方式拍攝時,對照於色彩斑駁的背景,這個曲率範圍將會製造漩渦壯的散景。

在 19 世紀,僅僅一個世紀,大家喜好銳利的中心點,而 Petzval 正可以符合較小片幅的需求,例如 Petzval 可以輕易涵蓋 8×10 whole plate 6 ½ x 8 ½ 或 5×7。 Petzval 也同時是一個非常快速的鏡頭(最大光圈達 f3.8)這樣的速度提供了非常淺的景深,特別是用來拍攝近距離的人像時。淺景深提供了焦點內影像銳利的特性,肖像中眼睛是銳利的,但耳朵和鼻子稍微失焦,呈現柔和的散景。

值得注意的是,Petzval 的中心點仍是非常銳利的,特別是拍攝後方的背景是開闊的狀況時,這顆鏡頭當他在小光圈或是淺景深時,表現更為銳利。Petzval 也可以實驗性地改變它的結構,從後方的兩個間隔零件下手,許多時髦的效果便能輕易展現!

另外一個應用方式是鏡頭前的設計為消色差透鏡(Achromat), 這是一對兩兩接合的設計,與原創的 Chevalier Achromatic 鏡頭設計相近。當使用大範圍拍攝時,前面的部分會顯得柔軟,且漸漸便銳利,就像小光圈一樣。這顆鏡頭變成 19 世紀晚期到 20 世紀早期的 Pictorial 運動中柔焦鏡的基本款。這顆鏡頭影響了許多知名鏡頭的發展,像被 Alfred Stieglitz 使用的 Pinkham & Smith Semi-Achromat 和 Synthetic,以及被 Edward Weston 使用的 Spencer Port-Land。正如所見, Petzval 是一個非常萬用的鏡頭,擁有許多連 Joseph Petzval 都沒想到的應用,也許他其實早就想到了?

Petzval 格式於電影被發明的時候逐漸受到矚目,在這新工業之中,第一批重新改造的鏡頭便是 Petzvals。它們被用在電影攝影和投影,不久之後,這些 Petzvals 被安裝在數位相機上,其中最著名的是 micro 4/3 相機。新的 Lomography Petzval 是傳奇 Petzval 的受歡迎的附加版本,設計來安裝在數位相機和 35mm 底片相機。

A Portrait of Geoffrey Berliner shot with the Lomography x Zenit New Petzval Lens – © Coco Alexander

總括來說,用老鏡頭拍攝有什麼特別之處呢?

使用復古鏡頭是非常值得的。它提供了攝影師去去思考,跳脫了現代鏡頭既有的銳利度、對比或是飽和,復古鏡頭有它不完美的地方,但正可以應用在令人驚艷的拍攝方式上。 Petzval 人像鏡頭絕對是最獨特的光學產品之一!

Petzval Art 鏡頭 是 Lomography x Zenit 史無前例的聯手合作,把 19 世紀已逝去的經典光學改良,配合今時今日的拍攝需要,帶到 2013 年今天的攝影師手中。 馬上預購 Petzval 鏡頭 或是 先了解更多 (預購訂單最快於 2014 年 5 月送出)

tomas_bates 編寫, lomographytaiwan 翻譯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Read this article in another language

The original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in: English. It is also available in: Türkçe, 日本語, Spanish, 中文(繁體版), Deutsch, 한국어, Nederlands, Italiano & França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