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zval_preorder_header_kit

Pre-Order 預售開放中 — 先購先得!

已經成為會員了? 登入 | Lomography 新手 登記 | Lab | 目前所在網站:

My Analogue Life: 膠卷狂迷 (My Analogue Life: Film Freak)

我愛膠卷。我不但會用它拍攝,也會收集它,到處搜尋它,把它視作寶藏一般秘密地好好收藏。我犧牲了半個雪櫃和冰箱用作收藏我的珍品,但我仍舊覺得不足。我狂熱迷戀膠卷,而且我並不害怕將這宣之於口。我知道那是令人著迷的,而我就是上了癮的癮君子。

按此觀看原文 | Click here to read the original

就如所有的癮君子一樣,我也有我的偏好。如果別無他選,我會利用手上任何的膠卷拍攝,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那一定會是過期的彩色正片,因為我可以作正沖負處理去令影像表現出非凡的高飽和度,以帶出當中豐富的生命力和故事性。

最初我愛上的是經典的,卻不幸地已經停產的 Agfa RSX-II 。那時我還沒開始自己拍攝,當時我的工作是一名造型師和一個時裝廣告製作人。我經常跟一個專業攝影師朋友合作,而他和我一樣崇尚明亮突出的色調和復古感覺濃厚的特藝彩色 (Techincolor) 。他把 RSX-II 介紹給我,而打從第一次利用此膠卷拍攝,我便為之著迷,不惜從烏克蘭和德國等各地搜羅。最終,貨源枯竭,我只能有計劃地和謹慎地使用手上僅餘的珍品。我也覺得是時候認識一些新的膠卷,從而尋找新的心頭好。

我有兩年的時間成為了 Fuji 迷,差不多只用 Astia 和 Velvia 拍攝。我愛以 Astia 在城市中拍攝,愛它正沖負後散發出來的綠調。也愛以 Velvia 正沖負在雨天雷鳴的日子拍攝,愛它拍出戲劇性的艷紅天空,令人有如置身於另一個世界。

我間中也會涉獵其他的膠卷,但對我兩款最愛的 Fuji 還是很忠心的,直到有一天我遇上了那個售賣菲林保冷櫃內珍藏的男人。他是個實證主議的 Kodak 忠實擁戴者,從他手上得到一批 Ektachrome EPP 100 和 EPR 64 珍藏,我很快便變心了,因為它能拍出顏色濃艷的藍天和搶眼至極的紅。

接著的就很難說明了,雖然現在我很享受跟罕有的 Kodak Ektachrome EPH 1600 調情,但瘋狂的多段速 Fuji RMS 100/1000 也同時令我著迷。除此之外,還有那帶有微粒、充滿懷舊感覺的、從沒有雪藏過的 Fuji Sensia 100 。明顯地我永遠無法戒除對膠卷的癮,又或是只能從中選取一卷。毫無疑問,我是一個膠卷的癮君子,一個天生就是狂熱迷戀菲林的怪傑!

你又對膠卷有怎麼樣的崇拜?請和我分享你最喜愛的膠卷!

Pamela Klaffke曾任報紙和雜誌的記者,現在的職業為小說家和攝影師。
她的作品每週於 Lomography 雜誌的 Analogue 生活部分刊登

pamelaklaffke 編寫, gateau 翻譯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Read this article in another language

The original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in: English. It is also available in: Deut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