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 Wan 來到台北窺看音樂夜生活,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帶來光影流動的浪漫

台灣 基隆 出生,屏東 恆春 長大的 Wan ,接觸攝影是從一台 Olympus mjuII 的傻瓜相機開始。由初期只是拍攝一些自己身邊的朋友或是紀錄出去旅行的她到後來成為了攝影師中間經歷了什麼過程?她試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時又有什麼奇遇?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Wan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的作品

開始拍攝的緣由

Wan 大學時主修傳播,因為喜歡拍照,畢業後在柯達相館工作了一段時間,從學習沖印照片開始學起。她說:「那時候數位攝影還沒這麼普及,但是漸漸的,單純作為沖洗技術人員無法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我常常看著攝影師交回來的底片都會想:他們到底是怎麼拍的?那時候覺得自己應該要出去走走看看,而不是整天跟藥水混在一起,所以便決定出國去學攝影了,本來想說去國外待個兩三年,沒想到因緣際會在紐約讀書後又工作待了六七年。」

「一切的動力大概就是好奇心吧,那時候也沒有想太多,一開始喜歡拍廢墟,可能跟自己喜歡探險的個性有關。當時的我也還沒找到人生目標,許多照片都是翹課時在迷惘和孤獨感中拍下來的。」不喜歡去觀光景點或是人多吵雜地方的 Wan ,總覺得自己與熱鬧的場景格格不入。她喜歡在老地方去看那些歲月磨練下的痕跡。

© New York Boat Graveyard: Wan

「那時候影響我最深的是 阮義忠 老師 90 年代出版的《 攝影家 》雜誌。」透過每一本雜誌的介紹, Wan 慢慢認識到許多國內外的攝影大師。「真正使我下定決心想去學攝影,是被攝影家雜誌第 57 期史提夫·麥坎瑞 Steve McCurry 的阿富汗少女這幅肖像給震懾到。原來照片可以擁有這麼多的力量與色彩!在學習攝影的過程跟一些生活經歷後,現在反倒不那麼喜歡色彩豔麗的照片了,我想追求更簡單更樸實的人物神態。」

Wan 眼中的攝影

「我覺得攝影是一個跟世界連結的窗口,拿走了相機,我想我是個不善交際的人,我的第一台單眼相機是父親買送給我的 Canon EOS3 ,可能也是因為這樣的特殊意義,相機在手,就好像吃了定心丸跟擁有了護身符一樣,再偏僻的地方我都敢闖。有時候身邊的朋友也會跟著我一起瘋,曾經在零下負十幾度早早出門,搭了三小時的地鐵和公車,只為了拍攝下過雪後還沒被人踩上腳印的雪白海邊,爬過廢棄的沈船,只為了想看看夕陽下的沈船景象,也和朋友一起發掘紐約市廢棄的鐵道。因為肚子太餓,循著麵包香而意外發掘的麵包工廠,最後還被允許進入拍攝……這些都是攝影帶給我的許多難忘回憶,更不用說這一路上所遇見各式各樣有趣的人們了。」

左: 在 馬祖 拍下的藍眼淚;右: 充滿歷史的新墨西哥 White Sand

喜歡拍攝的主題──風景

因為旅遊攝影的工作關係,跑了許多地方的 Wan 最感興趣的是人為因素而造成的風景。「他們既可怕又美麗,例如新墨西哥的 White Sand ,歷史上人類曾在那兒嘗試引爆了第一顆原子彈。滿天星星的夜晚裡,工業區煙霧升騰的蒸氣象徵著人們對動力發電的需求,又或者是在 馬祖 拍到的藍眼淚,其實有可能是海洋優養化的一個警訊。未來我還希望能夠走訪更多地方,記錄我所看到的風景。」

左:星夜裡煙霧升騰的工業區(NavajoGenerating Station);右:充滿歷史的新墨西哥 Taos Pueblo

因為攝影, Wan 學習到如何放下自己心中的防備。

「被攝者其實可以感覺到拍攝者的防備。面對陌生人放下防備,尤其困難,我們總是想在別人面前呈現自己自信和美好的一面。因為拍攝拳擊這個主題,我學習到如何敞開心房,一開始是因為老師的引介而想記錄這個我不熟悉的運動,亦深深地被運動員練習時的專注神情給吸引。拍攝這個主題時,一開始我的腦海裡充滿了許多美好的想像,包括一些打鬥的優美畫面、或是拳擊手如同跳舞般進擊、或是一記漂亮的勾拳,但是這樣的照片,當我拿給自己的攝影老師看時,他只冷冷地回我一句:

『這種照片我在報紙上看多了,這裡面沒有妳』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前面的照片全都不能用,我重新再去拍,把自己的感覺融入其中,不做事先太多的想像。這些照片,有著汗層層的悶熱感、上場前的緊張無助、運動員的疲憊等。後來慢慢在拍攝其他人物時,我發現卸下心防後真的很不一樣,不做過多的主觀預設,往往拍攝後的結果更好。這在面對任何事物上,也是一樣的。」

台北音樂的夜生活

Wan 相信聽音樂跟欣賞繪畫是同樣的道理,都是尋求靈感的一種方式,在 CD 裡聽到的絕對跟現場聽表演是不一樣的體驗。喜歡聽音樂的她,有時候會去聽現場表演。「在音樂現場,我可以親眼看到表演者的神態、他們的情緒起伏、演奏者之間的眼神交流與默契或是與觀眾的互動,這都是很值得紀錄的。這一次我用了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來拍攝台北的夜生活。 這顆的特殊光圈片效果,很適合用來詮釋表演中一些流動的光影和浪漫感。這一次拍攝的照片主要是在台北的 EZ5Blue Note 藍調 這兩間 Live House 裡拍攝,在台北有許多這樣的地方,在黑暗的街道中散發著溫暖。」

Wan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的作品

「在拍攝時雖然我盡量藏在不起眼的地方拍照,怕干擾到表演者。不過,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還是吸引到不少人過來問有關這顆特殊鏡頭的一些問題,或是想看看相機裡拍攝下來的效果,也遇到過表演者事後來跟我打招呼的情況。我承諾要把照片洗成小張帶回去給他們,我現在已經在期待當他們看到照片時的表情了,這一次因為使用這個鏡頭認識到不少新朋友呢!」

有關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的拍攝秘技分享

「我將鏡頭接在 Canon 5D Mark II 上,在使用這個鏡頭前我先練習並試拍一些照片,一方面也是想在實際去酒吧拍攝前,測試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在昏暗燈光下的表現,尋找夜晚裡閃爍的燈光,例如街道上的路、霓虹燈等,去測試看看鏡頭切換不同光圈片的效果,以及練習對焦,有時候我會用 Live View 這個功能去檢視,還蠻有幫助的。我喜歡 Standard 光圈片所呈現的散狀光影效果,隨著不同的光圈設定變換景深,背景的效果也會不太一樣,大光圈所拍攝下的場景背景有如旋轉般的效果令人驚喜,鏡頭底下的人像是籠罩在一層柔光當中,有古典細膩的繪畫感。」

Wan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的作品

Wan 眼中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令人愛上的地方

「我最喜歡的是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所呈現的色彩,有別於數位拍出來銳利鮮豔。這顆鏡頭所呈現的柔和色彩非常自然,有著像是童年回憶般的色調,像是跌入夢境般。另一方面,這顆鏡頭也特別適合營造迷幻朦朧的氣氛,隨著調整光圈可調整銳利度外,人像的皮膚也能呈現出很好的表現。不同的光圈片一切可以手動調整還能變幻出多種效果,我覺得這個有別於自動對焦的過程,讓自己緩慢下來,有助於對於畫面的構想,操作簡單鏡頭輕巧也是一個很大的優點,方便攜帶去任何地方,這次在音樂酒吧裡的照片,我很滿意拍攝出來的結果。」

Wan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的作品

未來的計劃

「目前在進行中的拍攝暫時名為『熟悉的陌生人」。這其實是在回到 台灣 後一個面對自己與身邊人之間的矛盾課題。離開了家鄉一陣子,雖然家人朋友們都在,但像是重新認識彼此一樣,算是一個比較私密性的拍攝。我發覺自己花了很多時間在拍攝別人,但是要面對身邊最親近的人,反而是另一種挑戰,目前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會完成,我想一步步更深入的去拍攝這個主題。」

感謝 Wan 是次跟我們的分享。想欣賞更多 Wan 的精彩作品嗎?大家不妨追蹤她的 Facebook 專頁 1U Studio


史上首顆光學鏡頭 Daguerreotype Achromat 2.9/64 Art Lens 經典重生! Lomography 將光學史上首顆鏡頭重新打造,為你帶來 Daguerreotype Achromat 2.9/64 Art Lens ,把攝影的最基本重現眼前!透過這顆鏡頭,你可重新進入達蓋爾時代! Daguerreotype Achromat 2.9/64 Art Lens 備有 Canon EF 及 Nikon F 接環選擇,可用於不同數位及底片相機。每顆鏡頭都由專業技術人員人手裝嵌,備有黑色及金銅版本。馬上 按此選購

written by kasim-lks on 2017-01-24 in #people #places #taiwan #lomoamigo #daguerreotypeachromat #wanyuchen

為你隆重介紹帶上全新壓字皮革設計的 LC-A+、LC-Wide 及 LC-A 120 二十五週年限量版!一如以往,週年版本僅全球限量發售,立即到 網上商店門市擁有!

Daguerreotype Achromat 2.9/64 Art Lens

Lomography 重新打造 1839 年、世上第一支光學鏡頭 -Daguerreotype Achromat ,能配合現代攝影器材使用,既可拍攝銳利成像,又可以透光柔焦的角度看世界。備有 Canon EF 、 Nikon F 及 Pentax K 接環版本選擇,只要加上轉接環,更可用於不同數碼及菲林相機。

未有留言

更多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