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逸豪的 Petzval 85 分享:當攝影遇上音樂

2016-08-15

中大音樂系 畢業的 逸豪 曾遠赴荷蘭,於 阿姆斯特丹音樂學院 唸現代長笛和巴羅克長笛演奏。他的作品裡頭總是隱隱帶著一點孤單與愁緒。他更常將相片配以詩句及古典音樂來分享。如此這般的拍攝手法和展示方式在香港攝影界實屬難得一見。 逸豪 自 2013 年起自學攝影,現時也有在歐洲和香港進行一些有關音樂的攝影工作。這一回,我們很榮幸邀請到 逸豪 試用 Petzval 85 鏡頭 。立即欣賞 逸豪 的攝影作品,看他如何把攝影跟音樂串連起來。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Street

開始拍攝的緣由

自小對影像富有興趣的 逸豪 喜歡看電影,亦有拍照和繪畫的習慣。曾遠赴 荷蘭 留學的他在 2013 年遇上了學習及人生的瓶頸,幸而得到幾位老師及朋友的鼓勵,讓他藉著攝影找到另一個可以抒發感受的空間。

「那時的我十分需要音樂以外的藝術途徑去抒發抑壓著的想法及感受。剛巧當時的巴羅克長笛老師 Marten Root 非常熱愛攝影,他有留意我平時上載在 Facebook 的照片,給了我一些鼓勵。長時間在外地孤獨一人,在 阿姆斯特丹 這樣一個漂亮的城市加上一部相機,再給老師和朋友輕輕一推,我便自然地踏上了攝影的旅途。開始時,我拍的都是風景、旅遊和街頭,慢慢有人找我替他們的音樂會作紀錄及拍人像照作宣傳。後來有一次在老師辦的音樂會上,我更認識了一位在歐洲古典音樂界很活躍的人像攝影師 Marco Borggreve 。他給了我很多意見。受到他的啟發後,我就花越來越多的時間在攝影上了。」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Street

逸豪 眼中的攝影

「攝影是繪畫、 是音樂、是文學、是舞蹈……」 逸豪 覺得所有藝術都是共通的:我們利用不同的藝術媒界創作,就像是利用不同語言去描述著同一樣事物。「這情形就好像中文說『愛』;英文說『Love』;德文說『Liebe』;西班牙文則說『Amor』。不同的語言、不同的字詞、不同的讀音、不同的姿態,但所有這些字詞背後想表達的,都是同一種感覺。」

他更認為不同的藝術終究想表達的,是背後念著話語的那個「人」:「那個在時間軸上不斷以畫筆、樂器、相機或其他工具作為『鏡子』,嘗試釐清自己的『人』。所以於我而言, 攝影(藝術)本身並不重要,『人』才是我所關注的。」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Street

喜歡拍攝的主題──反射和樹

除了喜歡拍攝人以外, 逸豪 還喜歡以「反射」(Reflection) 和「樹」作主題。他說:「喜歡反射,因為我們眼睛能看到的所有事物都是它們反射過來的光線。我喜歡用這個概念去觀看事物,好像再多隔一層紗看世界,不用太直接,世事可以更美。而樹,只是純粹的喜歡。」

左: Reflection ;右: Tree

攝影就是看世界

提到他的攝影風格, 逸豪 認為自己攝影的時間尚短,還需要更多時間來尋找屬於自己的風格。「假如風格是指喜好的話,我目前比較喜歡運用顏色(雖然我最喜歡黑白)。我喜歡的畫面通常比較靜、近和深。」問及攝影可有影響到他看世界的方式,他竟反問:「攝影不就是看世界嗎?」

「一個世界,可以以完全不同的角度和方法去觀看(取景)。怎樣去感受和演繹所看到的事物,其實完全取決於自己的心態。」他續說。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Street

著重照片構圖

同時, 逸豪 也是個很著重照片構圖的人。「我認為好的構圖依靠的是觸覺多於技巧。通常在拿起相機前,構圖基本上經已定調。反而有時會花比較多的時間在等待一個合適的瞬間出現。」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Street

以音樂分享相片的意義

對音樂有不少認識的 逸豪 喜歡在修飾照片時播放音樂,分享照片時更會配上不同類型的音樂和文字。「除了想加強和延伸照片中的情感和想法外,亦希望看照片的人能夠多聽古典音樂。有時是想分享照片,所以配上音樂;有時是想分享音樂,所以配上照片;但絕大多數時間,是想分享一種感覺而配上照片和音樂。」他如此說。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Street

文字:
“…….I loved loneliness, but it is a lie
that I grew with her……..”

from Diary of an Accomplice by Luis García Montero

音樂:
C. DebussySyrinx

逸豪 補充,這張相片裡拍的雖然是一隻貓兒,不過遠看卻似是一顆不完整的心。你能夠從他配上的音樂、文字以及拍下的畫面捕捉到他的心情嗎?

最喜歡的照片

此外, 逸豪 亦跟我們分享了他最喜歡的一張相片。「那時我剛抵達 埃爾埃斯科里爾 ,坐在修道院門口的廣場正等候著一位居住在當地的朋友接應。我看見一個家庭從修道院門口走出來,當中的一位小孩拖著他的三輪車直奔而出。剎那,就有一種感動驅使我拍下這個畫面。

照片攝於 2015 年 8 月,在西班牙埃爾埃斯科里爾的聖羅倫佐修道院( San Lorenzo el Real del Escorial )拍攝。

直至數個月後,我才發現這感動跟我之前看過的一段文字相關:

『整個世界對我而言,好像是一座擁有無數房間的宮殿,裡面有著一扇接著一扇的房門。只有靠回憶與想像的馳騁,才能從一間房走入下一間,然而我們大多數人,由於懶惰的緣故,極少發揮這些能力,於是一輩子都停留在了同一個房間裡。』 ──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我想,相片中的小孩就是我;他拖著的三輪車就是載著我馳騁的音樂和攝影、回憶與想像。」

Street, Tree & Portrait

「使用 Petzval 85 拍攝時,我比較好奇它單純作為一枝隨身鏡頭的可能性 (Street);以及將它的特性,配合一種我最近比較喜歡的創作手法出來的效果 (Tree);最後匆忙地找到一位朋友幫忙,便順道再試拍了一些人像照 (Portrait)。」 逸豪 表示由於他使用鏡頭拍攝的時間不長,而且他發現坊間已經有很多針對 Petzval 85 鏡頭 的旋轉散景效果,拍得很好的作品,故此他主要都是拍攝一些身邊的事物,並沒有刻意營造 Petzval 85 鏡頭 的旋轉散景效果。但他認為 Petzval 85 鏡頭 確實能為照片加上一層獨特的、迷人的夢幻效果,非常配合他用在 Tree 那輯照片上的創作手法。「剛開始拍攝時,需要習慣 Petzval 85 的手動對焦方式。與一般手動鏡不同, Petzval 85 的對焦軸設在鏡頭左下方,而且鏡頭不輕,需要改變拿相機的手勢去適應,但習慣後發現亦不難使用,而且配合 Sony α7R II 的無反相機,鏡頭的對焦速度亦可以很快。」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Portrait,Model: Jessie Sin

Petzval 85 鏡頭 帶來的親切感

說起攝影與音樂,方知道 Petzval 85 鏡頭 帶給 逸豪 的是一種親切感。「現今古典音樂演奏上,有一種在歐洲很流行的演奏形式叫 H.I.P. ( Historically Informed Performance )。簡單來說,它要求大家在演奏音樂時要盡量忠於原著:要貼近作曲家創作樂曲時所追求的聲響、音樂美學觀。比如說,演奏 17 世紀的 巴赫 作品時,應該要用巴羅克長笛及其演奏技巧;演奏 18 世紀的 莫扎特 作品時應該要用古典長笛;演奏 20 世紀的 德布西 作品則應該要用現代長笛(當然這只是非常簡單的說明)。我在 荷蘭 就是學習這種演奏形式,這令我思考到很多「古」與「今」的關係。所以面對著來自 19 世紀的 Petzval 85 時,自然讓我有一種熟悉和親切的感覺。」

逸豪Petzval 85 鏡頭 拍攝的作品── Tree

未來的計劃

不只以音樂作為事業, 逸豪 閒時喜歡拍照,「現時工作上主要都是一些音樂人像和音樂會的拍攝。當然我也很期待嘗試其他形式的攝影項目,亦正在跟一位作曲家朋友合作,嘗試將我的影像跟他的音樂結合,一起創作。我最想做到的,是能夠將照片跟現場音樂演奏結合在一起,但目前這仍然在構思的階段。」話雖如此, 逸豪 在攝影上亦作了不一樣的嘗試。「我也希望跟一位身處荷蘭的朋友合作,利用菲林和雙重曝光作一些遙距兩地的實驗。」

十分感謝 逸豪 為我們作出的分享。想欣賞更多 逸豪 的精彩作品嗎?大家不妨追蹤他的 Facebook 專頁 Yatho - Photography and Music 。期待他把攝影跟音樂結合的一天!


Lomography Petzval 85 Art Lens 繼承了 19 世紀經典人像鏡頭設計,備有黃銅色及全黑色任君選擇。並可配合 CanonNikon 卡口使用。 黑色特別版現貨再度登陸 網上商店 !馬上來購買屬於您的 Petzval Art Lens ,或到 Petzval 85 鏡頭Microsite 了解更多。

written by kasim-lks on 2016-08-15 in #culture #people #art #music #street #portrait #poem #tree #yatho

更多有趣的文章